《北京益行智库科学信息研究院》
搜狐媒体平台|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财经新闻
您现在位置:公益记录者 >> 资讯中心 >> 财经新闻 >> 浏览文章
潘峙钢: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释放中国经济潜力
日期:2019-7-16 16:53:31 来源:公益在线•中国 作者:潘峙钢 
 
 

编者按:目前中美贸易谈判正在艰难进行中,在逆全球化外部环境骤变的形势下,关于中国经济,当下各种声音琳琅满目,且以悲观者居多。在此,潘峙钢先生经长期的思考与研究,他提出一条解决中国当前复杂经济问题的重要路径,即迅速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用更专业的表述是通过分布式协同的手段全面提升“全要素生产力” 最大限度释放市场经济潜力。早期法裔经济学家瓦尔拉斯(Walras)曾阐述由边际革命带来经济学从数理化转向系统化,消除各种阻碍市场化的因素。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体系可以有效地把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宏观经济理论与新古典微观经济理论结台起来,在稀缺资源、资源置、资源利用、经济体制上获得优化提升。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与亚当·斯密(Adam Smith)提出“无形之手”的概念具有一致性,即以高度透明的信息化消除不对称而实现市场自动调节资源的分配,同时可以弥补亚当·斯密所主张的自由资本主义已呈现出种种的病态和

危机,即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导致商品的生产过剩,破坏了经济的供需平衡关系。该篇文章谨作为概念性文章,尚未进行深层次的整合梳理和论证,不严谨、不详尽和浅显之处,请各位理解与指正。


当下人类社会似乎一切正在发生巨变,时空在变、气候在变、规律在变、认知在变、价值在变、技术在变、结构在变、系统在变......,人类社会冥冥之中正处于一个焦躁不安的历史进程中的十字路口,似乎回到古希腊时代,我们需要以哲学的思维与眼光重新考量这个世界,对未来要作出正确的判断,要做正确的事情,把事情做正确。

目前中美贸易谈判正在艰难进行中,在逆全球化外部环境骤变的形势下,我们不禁要回过头来看看自身,掂量掂量自身的份量,自知者明。面对美国经济上咄咄逼人的贸易保护和制裁,目前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新兴经济体内部状况究竟如何?

首先我们看待事物既要基于横向比较,也要站在历史发展的全局开阔视野,更要实事求是的客观理性表达。我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目前中国经济为十四个字:高楼万丈平地起、地基欠稳须夯实。不可否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确实创造了令人鼓舞的成绩,俨然成为全球经济中举足轻重的国家。中国的 GDP 总量已经达到了 12.2 万亿美元,美国现在是 19.36 万亿美元,中国 GDP 占美国 GDP 总量的 67%。中国还成为了世界第一大贸易体,中国制造业产值 2010 年超过美国,目前占全球制造业产值的25.5%。我们科技创新的步伐正在加快,军事实力也在逐步加强。这是成绩斐然的一面,那问题严重的一面呢?

我们一眼望过去,房地产泡沫、货币超发、地方债务问题、金融体系不健全、资本市场萎靡不振、实体经济困难重重等问题,加上人口红利大幅降低、土地价格提高、资源枯竭、粮食问题、能源问题、环境问题等,以及资源分配不合理所造成的地域差距扩大、巨量资源的极度浪费,贫富悬殊加剧导致各种深层次社会问题等等‥‥‥。

各种我们不愿意看到的问题,甚至说险情已摆在那里。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中国经济—这个在许多领域已被美国所绑架的复杂生命体,说句危言耸听的话,我们内部再不迅速作出改变,中国经济在外部力量的重力冲击下,将可能面临严重倒退,甚至是断崖式的坍塌。造成今天局面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若干年前中国并没有做好一个自己的“一”,即顶层设计或称之为系统基因工程。而是走一步看一步,如同盖一座大厦,事先没有精准设计好施工图的情况下就仓促开工,盖一层算一层,大楼是建起来了,但经不起风吹雨打,可能因一个原始设计数据的误差就可能导致大厦轰然坍塌,这就是“一即一切”,这是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窘境,也是当前中国社会方方面面所面临的核心问题。由于没有初始的系统化基因工程设计,导致中国经济许多领域和各个方面都处于碎片化、同质化、无序化、不可持续化,导致了巨大的资源和资金浪费。以往对所出现的问题都是采取拖时间的办法,而这种把问题交给未来的做法所带来的无尽隐患已开始突显,矛盾越来越错综复杂,由此带来的各种问题有可能集中爆发。

过去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所谓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其实核心只有两点:人口红利和资源型经济。随着中国人口红利迅速降低,资源逐渐枯竭,加上非系统化、信息化的管理与治理体系,整体潜在市场规模无法进一步挖掘,令中国未来经济前途未卜。

经济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多元变量体系,汇率、外汇储备、利率、税率、国债、黄金、大宗商品、进出口、贸易盈余、发钞、物价、滞涨、去杠杆、失业率、通货膨胀率、国家竞争政策等变量要素之间既互相影响、互相传导、也互相制约。目前各种问题已错综复杂,当你解决一个单一问题,另一个新问题就随机冒出,任何一个单一的问题还可能带来系统性的并发症。

早期法裔经济学家瓦尔拉斯(Walras)在《纯粹经济学要义》中就提到的经济变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影响和破坏作用。面对中国经济之现状,相信许多从事经济研究工作的人会一筹莫展,笔者认为,尽管问题复杂、困难重重,但并不是完全没有解决的路径。如何解决?笔者认为必须做好三件事情,其一、彻底改革与消除上层建筑与生产力发展不相适应的部分;其二、建立公平、公正、完善的法律体系;其三、就是下决心从初始原点出发重新评估和设计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模型、模块,迅速依托信息化手段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激发中国潜在市场规模。此篇文章仅仅从第三点谈谈一些观点。

一、分布式协同与潜在市场规模

什么是初始原点?初始原点就是“生产要素”,它即是所有多元经济变量之母。如果各种经济变量因子是目,生产要素就是纲,只有在极大地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下,剔除一切不合理的因素,且围绕“生产要素”这一大纲重新评估、重新构建、大胆创新、重下功夫,形成资源的优化配置与优化再生,就可能纲举目张,进而改变目前不利局面。这是一套组合拳,而其中实现的手段之一就是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

什么是分布式协同?在现代西方经济学中,生产要素(Factors of Production)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企业家等四种因素。随着科技发展和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技术、信息也作为相对独立的要素投入生产,能源要素也在现代经济发展中必不可少。而以上要素以及其所带来的子要素都具有独立的、个性化、碎片化,称之为分布式。

所谓分布式协同,是指在社会分工和商品经济高度发展的基础上,通过信息化技术手段把全国各地区、各行业、各节点的各自独立的经济要素协同融合成一个互相依存的有机统一市场,包括资本市场、土地市场、技术市场、劳动力市场。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如果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国家,一旦内部形成了分布式协同的市场经济。外部逐步摆脱了对能源、粮食的依赖,经济上还是有可能迎来质的飞跃。外部的金融危机和经济不景气不会对中国造成太大的影响,反而会加快中国发展的速度,发展是相对的。人间正道是沧桑,让中国问题成为中国经济升级的法器,进而把中国问题转化成中国财富。通过分布式协同,中国潜在的市场规模就有可能爆发出来。

分布与协同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分布指代表的是机动、灵活、个性与创新。而协同指代表效率、赋能与规模。光有分布没有协同或者光有协同没有分布都不能达到最佳效果,如同一个交响乐团,若没有具有天赋和个性的各种乐器的演奏家,乐团水平一定难以登大雅之堂,然而,仅仅只有优秀的演奏家,而没有优秀的指挥家,也一定奏不出美妙动听、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指挥家所起的作用就是协同。

中国潜在的市场规模怎么才能变成现实的市场规模呢?一个国家的市场潜在规模取决于人口的数量和质量,中国人的劳动素质不比美日欧差,而数量相当于美日欧总和,所以,中国的潜在市场规模相当于美日欧的总和。然而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很容易造成内部不平衡,包括地区之间不平衡、城乡之间的不平衡,行业之间的不平衡、资源占有的不平衡等等。其中,地区之间的不平衡是各种不平衡的根源,而各种不平衡的最终结果会表现为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而正确解决好这一系列不平衡,关键在于同等竞争机制下的合理协同,而协同的关键之一是尽量减少一切信息上的不对称。其实中国的国运已相当不错,这些年我们已经做了两件正确的事情,一是大规模基础建设;一是大力发展互联网经济。这两件事的巨大作用就是旨在减少信息不对称,进而不断消除不平衡、不平等。先谈谈这两件正确的事情。其一是大规模基础建设。中国过去六十年都在搞基建,现在的基建水平比印度超前几十年,可与欧美日媲美,在许多方面还超过他们,比如说高铁、无线通讯、智慧城市。大规模基建对于大国和小国的重要性是不同的,大国如果没有好的基础设施把庞大的人口和土地联系起来,消除因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阻碍,就发挥不了规模效益的正面作用,相反,“窝里斗”和“一盘散沙”的负面作用会非常明显。对大国来说,基建不只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不要说高铁单位建设成本高,但快捷的运输把中国人紧密协同起来了,地区与城乡差距不那么明显了,经济互补的作用也体现出来,为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的建设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其二是大力发展互联网经济。据考证人类大约是 70,000 年以前非洲智人走出非洲大陆,不断地走向地球各个角落,这就是人类“一即一切”的历史进程,如同原子裂变一般,能量不断地扩张,这段时期人们在做什么呢?人们在抢占空间,在不断建立自己的部落、城邦、庄园、城市、国家,由于地域差别、信息不对称,所以就产生了贸易和资源交换,当然也包括跨区域的战争掠夺。人类经济活动在这个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就是立足于做“空间项目”,如贸易、基建、房地产、资源、军事工业(用于跨空间掠夺)。然而,自从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开始出现了互联网,人类社会已由此开始发生了根本性时空转变,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创新,正在不断消除信息的不对称,

大千世界开始进入“一切归一”的时代。加上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的诞生,人类的认知和发展模式都迎来颠覆式的变化,做“时间项目”已成为这个时代的优选。这里我想说的是,中国国运甚好,这波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技术革命,中国暂时没有落伍太远,与许多先进国家几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加上中国得天独厚的十三亿人口,这是非常巨大的潜在市场规模。如果未来路不走偏,把事情做正确,中国巨大的潜在市场规模一定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提升而进一步呈现出来。

然而,尽管我们做了上述两件正确的事,但未来如何把事情做正确,我们存在太多的问题和面临太多挑战。特别是无论我们政府管理机制、央企、国企管理、民营企业管理都严重缺乏建立在信息化基础上的现代化、系统化组织管理体系,目前的管理机制和手段已不能有效激发中国潜在市场规模发展,更不要说已完全不适应未来国家治理和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包括当下的“五位一体”、“三大攻坚战”,因时代已不同,若没有建立在信息化基础上的系统化组织管理体系都难以实现。

二、严重缺乏建立在信息化基础上的系统化组织体系

我们现行管理体制和管理体系由于严重缺乏信息化系统管理,不仅许多事情不仅没有做正确,而且还做反了。无论是站在国家宏观层面,还是地方政府或是企业的微观层面,我们现在的管理体系许多是本末倒置。管理清单模糊不清,运营效率低下,责任不可追踪。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文牍主义严重,仅从管理三要素:目标、坐标、指标上看,不仅目标不明确、坐标没抓手、指标一刀切,而且往往是颠倒过来形成指标-坐标-目标的逆行体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仅不能把事情做正确,而往往做了不正确的事。道法术器,常常倒行逆施。

不是中央没有目标,而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许多地方政府的唯一工作就是在抓指标落实,而且为了指标,不管坐标方向和工作方式是否正确,往往偏离目标,不仅造成巨大资源浪费,而且造成老百姓怨声载道,譬如:政府的目标就是为人民服务,而坐标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关乎人民切身利益的事情,吃饭、住房、医疗、教育等,指标就是根据坐标既定的方向来解决实际问题。而现在许多地方政府的工作方法就是一刀切,根本忘记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为了完成所谓上级领导拍脑袋的硬性指标而不惜伤害到老百姓的利益。

企业也是如此,多数企业内部管理更是如此,企业为了利润指标而不择手段,企业没有自身基因工程和目标,企业领导人一心打造的是企业的产品利润指标,而完全忽视企业本身这个最大产品的打造和可持续发展。企业没有信息化管理体系,没有目标责任数字化管理清单和实施程序,如此一来当企业到一定规模就很快出现信息不对称,就很快进入僵化周期,最后寿终正寝。相关部委的许多经济政策也是如出一辙,如 PPP 工程两个 20%红线,根本就是没有厘清和区别项目的性质而一刀切,在 SPV 公司权属含糊不清的情况下推行 PPP 证券化也是指标性过激举措;供给侧改革与金融去杠杆也是一刀切,让太多民营实体经济一瞬间举步维艰。精准扶贫不是派出大量的干部去帮扶贫困户,而应是实现城乡一体化,建设美丽乡村;能源革命不是一味去产能,而是创造发展新兴能源。譬如:前些年有些企业出国并购地产、娱乐项目造成大量外汇流失,而现在又一刀切严格限制所有企业出国投资,许多海外高科技项目的并购

案死于腹胎。我担忧这波全球性的产业技术革命,由于缺乏对核心技术的掌握(例如 AI

领域十大核心技术没有一项是中国的),加上美国技术上的强势封锁,有可能让中国再次与世界形成如同当年英国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历史发展断层。还有像发生“长生疫苗”这样天大的事件,责任如何追踪,到底谁来买单等等‥‥‥,可列举得具体事例太多了,篇幅限制,在此不着墨太多。而这一切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基于分布式协同的信息化系统管理体系。

三、如何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体系

早在 1978 年 9 月 27 日,钱学森撰写的 《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就前瞻性地提出了运用系统工程理论方法全面建立中国经济与社会现代化管理体系,运用“运筹学”(operations research)理论和计算机信息化手段实现中国经济与社会的综合治理,他清晰地指出了未来发展的态势就是:”人机结合、人网结合、与人为本”,并提出成立国家总体大设计部构想。钱学森的思想很好地诠释了分布式协同的经济与社会治理模式。直到今天,

也许中国学术界和政府部门对钱学森的思想仍一知半解,更不要说在实践中运用钱学森的系统工程理论统筹做好各项工作。钱学森提出的以“人、物质、设备、财、任务、信息”六个要素出发的系统性经营科学(management science),实际上是将定性分析方法与定量分析方法的高效有机结合,定量分析方法就是习总书记提出的“数字中国”,而这是我们目前严重缺乏的。只有通过信息化手段才能在我们的管理过程通过定量分析方法中做到“胸中有数”,而不是“胸中无数”。按照企业规模中国企业已有 120 家进入世界 500强,但却往往是大而不强,究竟原因,就是中国企业没有实现信息化系统管理,大量碎片化管理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缓慢的运行机制和低下的生产效率。这里包括中国各地方经济发展严重的同质化结构、土地财政资源浪费和数不清的拍脑袋工程。

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体系必须具备相应的五个条件:一是打破地区分割和市场封锁,实现经济的有机统一性;二是市场运行规范化,实现不同市场主体的权利平等和机会均等,保证交易过程的公平和安全;三是建立在比较利益基础上的交易竞争性,使商品和要素流动具有内在动力,自主界定其流动范围;四是提供发达的市场流通基础设施条件,保证商品和要素在更大空间范围内的顺畅流动;五是通过信息化手段建立市场资源自发合理配置与纠错调节机制,以及体系效能管理现代化的责任价值评估监督机制。为此,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这里仅列举以下几项工作:

其一、迅速建立以信息化驱动的增效赋能现代化管理体系。这里强调的一点,分布式协同不是通过政府行政干预,而是在政府宏观指导下通过第三方信息化评估技术平台形成客观、公平、公正的市场经济机制,信息化技术是解决分布式协同的关键。目前中国经济发展除了现行的许多政府管理体制已不适应经济的发展需要深化改革,其次最重要的就是没有先进的信息化管理手段。往往政府一把手拍脑袋,企业董事长说了算,完全不符合现代化的管理体系。

造成我们今天中国经济整体上是大而无当、大而化之、大而不强,资源极度浪费。现行的经济管理模式不仅制约了中国巨大的潜在市场的爆发,而且形成巨大的封闭型发展瓶颈。不仅无法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而且也无法形成协同式规模经济。

中国现行的经济管理模式基本上是火车头牵引模式,而不是动车组模式。动车组模式由于自生内在动力作用属于分布式机制,它具备分散性、局部性、机动性,而动车驾驶舱就起到一个协同化作用。分布式靠的是市场因素决定,是个性化,去中心化的,协同靠的是信息化管理体系。如何实现信息化管理,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数字中国”。数字中国依靠的是技术,即网络技术、数据技术、智能技术。其中有一项关键的技术就是责任价值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就是一项先进分布式协同的信息化技术。由于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种记录并传输数据的新方式,数据的真实性可究,拥有去中心化、资源快速配置和自动协同、透明、安全、便于审计、便于监督的优点。依靠区块链技术的信息化管理可以比较完善地形成顶层梳理、中间治理、基础管理的清单模式,可以深化解决地区之间不平衡、城乡之间的不平衡,行业之间的不平衡、资源占有的不平衡等等问题,可以优化组织生产、利益分配与消费升级各个环节。智能合约更是可以形成以目标导向、责任在线、闭环管理、指标考核、偏差修正、精准协同的信息化管理体系。区块链技术是一种能够从根本上颠覆人类社会组织模式的技术,在经济分布式协同发展上它将发挥巨大的作用,将带来整体经济的优化升级,相信它对社会经济的影响,会超过英国工业革命,成为互联网技术给世界带来的最为深刻的变革。

总之,我们各级政府、各经济部门、各个企业及社会组织都应迅速建立完善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全覆盖的基于信息化的现代化管理体系,建立基于NQI 标准上的以“需求导向、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的精准数字坐标系,建立时空结合的基于“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量化性指标态势图,建立闭环管理可追踪的“方案协同、落实协同、效果协同”的第三方责任价值评估和赋能体系,一切以终为始,以数字说话、数字考核、数字协同,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建立基于绩效考核的数字指挥棒”,完成从任务能力型向体系效能型转变,进而实现“更高效率、更高质量、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现代化体制的发展目标。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也就自然而然地一一付诸现实。

其二、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体系激活资本市场,以公平、公正、真实、透明

信息化管理体系促进资本市场良性运作,建立市场客观价值评估体系,繁荣中国资本市场。首先,我们决不能忽视资本市场对中国经济的巨大影响和作用。特别在中国经济被中国房地产所绑架的今天,更要高度重视资本市场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引领作用。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一直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既没有成为中国经济风向标很好地反映市场主体企业的客观价值,还造成各种资本大鳄和咨询机构通过编造传播证券期货虚假信息、操纵市场、非法套利等严重扰乱资本市场公平交易秩序的违法行为,致使大众投资人怨声载道。

而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建立公平公正、真实透明的信息化管理体系和第三方责任价值链评估体系。既没有完整的目录、问题、对策、效果、责任、奖惩之管理密匙,也没有建立在客观真实数据基础的价值评估体系。由于资本市场分布性强、个性化突出、名目繁多,更应该加强协同化管理,形成监督倒逼,责任到人、闭环监控、偏差管理的数字化协同管理系统。加强资本市场协同管理的目的不是抑制资本市场的发展,而是通过分布式协同管理健康有效的使用资本,极大调动资本潜力市场规模和力度,让资本更好地为中国经济发展服务。随着中国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健康有效的使用资本被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特别是进一步推动资产证券化,这不仅有利于解决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同时将极大地扩充社会经济总量,加速资金流动,推动产业升级。天使投资、VC、PE、并购基金,基本意思就是股权投资,对制造业支持最大的就是股权投资。没有股权投资,就没有以色列、德国的高科技,就没有纳斯达克,就没有美国硅谷。股权文化是先进包容的,它宽容八成创业者的失败,接受二成创业者的成功,这种八二现象发生时,股权基金仍然可以获得稳健收益,而债权融资是不能接受大于两成的坏账,属于狭隘式资金模式。股权文化可激发人类积极向上,鼓励科技进步,提升商业道德,提升社会公德。美国的股权基金规模占到了 GDP 的 47%,而中国的比例达不到 5%,未来成长空间仍巨大。

随着股权投资的比重逐渐加大,金融与产业的结合,资本在企业并购整合中扮演主角,可以更快的使产业升级,加强保护环境,淘汰落后产能。股权文化广泛传播,将带来科技进步提速,商业文化洁净,人伦道德提升,中国实业强大,中国强大的金融体系就可能诞生,同时可以让更多的资本走向国际开疆拓土,而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将大大促进市场化债转股,推动降低企业杠杆率,加强主板、中小板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等不同市场间的有机联系,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积极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发展交易所债券市场,优化上市再融资结构等等。

分布式体现的是资本市场的自由性、竞争性、特殊性、盲目性,而协同以信息化手段最大限度地予以市场客观理性的资源分布、资本取向、价值分析、价格走势、监督监控、公平交易,提升资本利用率,形成良性的资本市场的主旋律。

其三、以分布式协同深化改革,形成制度上的最优化,要做到人尽其才,地尽其利,钱尽其用。在这方面,中国与国际上先进国家还相差甚远。不要说跟美国、德国、日本相比较,与印度和其它大多数中等发达国家相比也有许多不足。比如说,地方保护,区域恶性竞争(如各地跟风重复招商,造成巨大的土地和财政资金的浪费),户口管制,小产权房和农民宅基地不能买卖,准备金、外汇储备、养老金和财政资金大量闲置,企业上市难等等,可以说中国的市场经济刚走到半路,这是中国人勤劳而不富裕的根本原因。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有其特殊的机遇,但所有不能崛起的国家都有共同的特点:人不能尽其才,地不能尽其力,钱不能尽其用。分布式协同就是要打破各种限制,可以深化解决地区之间不平衡、城乡之间的不平衡,行业之间的不平衡、资源占有的不平衡、人力资源不平衡、国企民企不平等‥‥‥等等问题,由于信息的驱动,可以极大的提升资源效率,形成公平、公正、公开的人人平等的竞争机制。

其四、以分布式协同助力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不是搞计划经济,更不是对外封闭,而是打铁还要自身硬,本固枝荣按照市场规律把自己的事情先做好。按照马斯洛(AbrahamH.Maslow)需求五个层次理论,中国目前绝大多数人还处在诉求温饱和安全需求的层次,所以我们更要实事求是地根据我国本身的层次来做相应正确的事情。在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发展思路中,目前重点还是应放在引进来。任何美好的理想也必须把握好切入的时空节点,如此才能天地人合一,否则就可能事半功倍劳而无功。

如今世界经济全球化虽遭挫折,但相信全球化大势仍不可逆转,一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外进一步开放是中国的不二选择,我们不仅善于发现主要矛盾,还要善于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建立中国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与对外开放不相矛盾,而是为了更好地融入全球经济的浪潮中去。分布式协同就是在不同国情、不同信仰、不同政体、不同法律、不同民俗等等分布式基础上进行协同,最终目标就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综合上述,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用更专业的表述是“提高全要素生产力”。而实现手段就是建立信息化治理体系。这也是瓦尔拉斯(Walras)所提到由于变量之间的相互影响,只有当一切市场都处于均衡状态,个别的市场才能处于均衡状态,所谓边际革命带来经济学数理化转向系统化,消除各种阻碍市场化的因素。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体系可有效地把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宏观经济理论与新古典微观经济理论结台起来。在稀缺资源、资源配置、资源利用、经济体制上获得优化提升。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与亚当·斯密(Adam Smith)提出“无形之手”的概念既不矛盾,即以高度透明的信息化消除不对称而实现市场自动调节资源的分配,同时可以弥补亚当·斯密所主张的自由资本主义已呈现出种种的病态和危机,即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导致商品的生产过剩,破坏了经济的供需平衡关系。

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也是在建立全国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中完成的,不可能靠限制资金供应和土地供应来完成,也不可能靠行政手段淘汰落后产能完成,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制度性全面改革是必不可少的。大国的崛起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最基本的原则都是“制人而不受制于人”,建立中国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就是不受制于人,也必定要引领和改变世界格局。中国是有条件崛起的,因为中国人多地多钱多,并且基础设施可以与发达国家媲美,比印度和印尼等其它发展中大国要超前几十年,只要不限制人财物的自由流动,建立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中国的经济是能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而获得良性升级的。

当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中美贸易摩擦,其实是中国崛起的另一次机会,这次的主题是“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重中之重就是信息化驱动效能管理体系现代化,实现数字化目标责任管理,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让资本在建立分布式协同市场经济体系扮演关键角色,做到人尽其才、地尽其利、钱尽其用,这将是推动中国经济再次腾飞的利器和全新机遇。


0
上一篇:恒捷股票配资——低成本、高收益  
下一篇:没有了

公益在线(中国)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公益在线(中国)”的所有公益资讯稿件和图片作品,任何单位及个人均可转载,注明“来源:公益在线(中国)”即可(弘扬正能量),公益在线(中国)只报道正能资讯,拒绝舆论监督、负面报道。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公益在线(中国))”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
4、联系方式:公益在线(中国)18611823110 书画频道:010 57111325 电子邮件:wuyuexian@qq.com

 
 
热点排行
 
焦点图文
 
主办:北京益行智库科学信息研究院 © 2006-2020 公益在线•中国( www.gyzxorg.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南街73号  公益热线:18611823110 公益书画频道:010—57111325  邮编:100075
在线QQ:468254221/2560984679 投稿信箱:wuyuexian@qq.com 证件资料:18611823110@qq.com